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昆仑堂200802总第二十一期>>人物研究
  发表日期:2009年2月5日   出处:南京大学    作者:王泽玖   已经有1327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

丰坊生卒年考



    丰坊是明代著名书法家,字存礼、存叔、人叔,号南禺外史,后更名道生,字人翁。别署人季、西郊农长、南禺病史、碧玉堂下吏、天官考功大夫等。丰氏,乃宋代甬上楼、丰、史、郑四大家族之一,从北宋远祖丰稷开始,就以名德清节享誉朝野。丰坊曾祖丰庆,正统己未(1439)进士,因谏景帝而入狱,英宗复辟,升河南布政使,廉声大著。丰坊父丰熙(1470-1537),号五溪,弘治十二年(1499)殿试第二中榜眼,由翰林编修迁侍讲,后进学士。嘉靖三年(1524)因 “大礼议”事件,远戍福建镇海卫并卒于戍所。




    丰坊,乃丰稷十五世孙,少即有智,正德十四年(1519),25岁的丰坊举乡试第一而中解元。嘉靖二年(1523),30岁进士及第,授礼部主事。父子同朝为官,丰氏家族可谓盛极一时。嘉靖三年,丰坊偕父谏大礼受杖,改为南吏部考功主事。嘉靖六年,又被贬为扬州府通州同知,后被免官归里。嘉靖十七、十八年,前后两次谀明世宗皇帝,被世人病诟为“不孝”,但终无所进擢,晚年隐居吴县,寄居萧寺,贫病以死。

    丰坊隐居萧寺,其《万卷楼遗集》[1]中亦有记。卷四《蓬莱歌送友游登州》诗云:“吾爱鲁仲连,猛志蹈东海。翩然欲从之,斯人已千载……明天我向南禹隐,凭仗青鸾好寄诗”。卷五《乌溪卧病闻边报感怀八首》又记“曾陪常伯侍螭头,一卧东山二十秋”;“南亩但忧新谷贱,清时宁见羽书飞”。查清金友理撰《太湖备考•湖中山》可知,“东山”乃太湖内“东洞庭山之省文也”。东洞庭山,古代属吴县,在县西南八十里,周五十馀里,其最高峰为莫厘峰。“莫厘峰为东山主峰,面南而背北,故南出之为多村坞绕于山麓者。” [2]太湖东山,景色优美,地偏幽静,早在南北朝时梁武帝时,东山就有“九寺十三庵”之说。可见,诗中隐居地“南禺”,通“南隅”,实为东洞庭山靠湖之南边。其“南禹外史”亦由此得来。 

    丰家有“万卷楼”,历代藏书甚富。丰坊出身其间,自幼秉承家学,博通经史,于经学、易学、诗学、书画等多领域造诣皆深,其书法,尤为世人称道。并著有《万卷楼遗集》、《书诀》、《古书世学》、《春秋世学》、《诗说》等著作。

    丰坊晚年贫病而死,在与丰坊交往甚密的鄞县大文豪张时彻《祭南禹丰公文》与《丰南禹摘集小序》[3]中皆未提及丰坊卒于何时,其生卒年在史书与地方志上亦无明确记载,在学术界亦无定论。如上海书画出版社《历代书法论文选》和上海书店出版社《明清书法论文选》有关丰坊简介仅为“明代嘉靖年间书法家”。清代张廷玉《明史》、钱谦益《列朝诗集小传》及《中国地方志集成•民国鄞县通志》[4]和潘荣胜主编《明清进士录》[5]等著作中均未提及丰坊生卒年。

    近几年出版著作中,关于丰坊生卒年主要有以下几说:

    1、虞旭浩著《丰坊之万卷楼》[6]定为1492-1563,即明弘治五年至嘉靖四十二年。
    2、骆兆平著《丰坊家有万卷楼》[7]一文,经考证定为1493-1566,即明弘治六年至嘉靖四十五年。
    3、黄惇著《中国书法史•元明卷》[8]中定为1494-1565,即明弘治七年至嘉靖四十四年。
    4、刘九庵著《宋元明清书画家传世作品年表》[9]中定为1494-1566,即明弘治七年至嘉靖四十五年。

    据《嘉靖二年进士登科录》,知嘉靖二年(1523)丰坊考中进士时,“年三十,正月初五日生”[10]。又见丰坊《万卷楼遗集》卷三有诗《感知十首•平生》,诗中夹注云:“余未第时,三梦子扬已,而果以卯科乡举,竟为癸未同年又同试”。[11] 时癸未年,即嘉靖二年。可确认,丰坊嘉靖二年考中进士无误。“年三十”,以此推,丰坊当生于1494年,即弘治七年。另据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丰坊晚年书作《行书孤山观梅诗》,款识有记:“乙丑岁大雪节,吴山大雪。巳刻开朗,千峰万木,金玉交辉,竹籁风泉,笙簧迭奏,势力恶僧不来,游冶市人绝迹,境旷神怡,书此以遣兴,效鲁直也。七十二翁南禺老史”[12]。按嘉靖乙丑(1565)72岁推算,其生年亦为1494年,即弘治七年,当准确无疑。

    丰坊《万卷楼遗集》卷五,有诗《乙丑除夕三首》,其二曰:

    圣寿周花甲,升平五九年。
    爆声全撼地,沈火欲烧天。
    故国茅堂閟,谁家柏酒传。
    白鹅无处换,映日写春联。

    诗中“圣寿”,当为世宗皇帝朱厚熜,生于1507年,至乙丑(1565),正好虚岁为59岁,过了除夕夜,就为六十“周花甲”。又《乙丑除夕三首》其三曰:

    七秩增三岁,丹房此托踪。
    时违唯自信,道大岂难容。
    古树闻春鸟,岩城起曙钟。
    六经真乐在,佔毕尽残冬。

    诗中“七秩增三岁”,当为丰坊年龄的自我表白,即新的一年(1566),丰坊73岁。

    在《万卷楼遗集》卷三,有《十一月十一日作》一首,诗云:

    去国已逾纪,玄节及兹临。
    修晷何电逝,壮怀终陆沉。
    罍罍寒露结,慽慽悲风吟。
    芳草委遥泽,惊鸟翔空林。
    朝甍尚蝇羽,夕寐惟虫音。
    疲精有断简,卒岁无重衾。
    余悰奚足陈,云海驰余心。
    孤灯未忍灭,凄然对露襟。

    诗中“去国已逾纪”,即国朝皇帝已换新一代。“玄节”,这里指明世宗皇帝驾崩的忌日。“晷”原指测日影以定时的仪器,这里“修晷”指的是更改年号。“壮怀终陆沉”,感叹当年“谏大礼”之壮举,终是灰飞烟灭。按世宗驾崩于嘉靖四十五年(1566)十二月十四日,朱载垕于当月二十六日即位,第二年改年号为隆庆元年。联系诗题,可以推断出丰坊这首诗该是写于世宗驾崩后的第二年,即隆庆元年(1567),时74岁。

    又据同邑后学徐时进于万历丁巳撰《刻丰南禺先生遗稿序》云:“当丰先生时,吾郡大司马张公惟静为主盟,而于丰先生独多逊。其序先生诗梓行之,则自今上丙子去公捐客且十年”[13]。“万历丁巳”为万历四十五年(1617);“今上丙子”,即万历丙子,为万历四年(1576),间隔已40馀年。诗中“且十年”,当是约数,意为“将近十年”[14]。由万历四年逆推七至十年,则丰坊当卒于嘉靖四十五年(1566)与隆庆三年(1569)之间。

    清人胡文学辑《甬上耆旧诗》与陈田著《明诗纪事》中,同时录入丰坊《己巳人日即事》诗一首,诗云:

    春雾蒙花柳,春禽语屋檐。
    绝粮长独塌,避世只空帘。
    药饵贫难致,文章老更耽。
    亦知玄覆瓿,千载俟桓谭。
    衰病惭增岁,儿童喜遇春。
    故交惊渐少,后进畏相亲。
    先垄参天树,宾堂积寸尘。
    岂无登览兴,其奈榻中身。[15]

    诗中“桓谭”,乃东汉文学家、天文学家与音乐家,为官清正敢谏,丰坊以桓谭自比。“惭增岁”,回顾一生,却又感慨自己虚度岁月。“衰病”、“榻中身”,透露出丰坊此时已病衰严重,虽有“览兴”却身不由己。“人日”,为农历正月初七日。再查己巳年,丰坊经历有正德四年(1509)与隆庆三年(1569)。正德四年丰坊16岁,这里显然是后者,说明丰坊此诗写于1569年正月初七日,时76岁。

    根据现有材料综合判断,丰坊生于弘治七年(1494)正月初五日,而其卒年应不早于隆庆三年(1569),享年约76岁,当较为准确。由此,虞旭浩著《丰坊之万卷楼》、骆兆平著《丰坊家有万卷楼》所载丰坊生卒年皆误。黄惇著《中国书法史•元明卷》、刘九庵著《宋元明清书画家传世作品年表》所载丰坊生年正确,卒年有误。

 注释:
[1]、[11]丰坊《万卷楼遗集》,《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》109册,影印明万历四十五年丰建刻本。
[2]金友理撰《太湖备考》卷五,江苏:江苏古籍出版社,1998年,第193页。
[3]张时彻《祭南禹丰公文》、《丰南禹摘集小序》二文,见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•集部•别集类》81-82册。
[4]《中国地方志集成•民国鄞县通志(二)》,人物、文学类,上海:上海书店,1993年,第120-124页。
[5] 潘荣胜主编《明清进士录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06年。
[6] 虞浩旭著《丰坊之万卷楼》,见《智者之香:宁波藏书家藏书楼》,第23页。
[7]、[10]转引自骆兆平《丰坊万卷楼》,见《书城琐记》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40页。
[8]黄惇《中国书法史•元明卷》,江苏:江苏教育出版社,2005年,第305页。
[9] 上海书画出版社,1979年。
[12]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第九册,北京:文物出版社,2001年,第92页。
[13] 徐时进撰《刻丰南禺先生遗稿序》,见丰坊《万卷楼遗集》序文,《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》109册,影印明万历四十五年丰建刻本。
[14] 骆兆平《丰坊万卷楼》中,“且十年”,理解为“正十年”,见《书城琐记》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0年,第40页。
[15]胡文学辑《甬上耆旧诗》卷十四,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总集1474册。陈田《明诗纪事》三册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3年,第1311页。

(作者为南京大学艺术硕士研究生)


  打印本页